燕鹏知声
心灵的创可贴(一)
发布日期:2015.04.02
1999年9月那个微风拂面的下午特别的舒适惬意。我躺在宿舍架子床上,室友进来,把个彩色信封向我身上一抛,嘿,妞妞的来信。我随手拆开,折叠成方块的信纸上贴着一块有苹果图案的儿童专用“邦迪”,还有几个奇形怪状的字:“愿做你心灵的创可贴”!她总是这样别出心裁!我忍不住笑了,开始读信:“……真对不起,我总是活得出人意料的精彩,我被确诊为何杰金氏恶性淋巴瘤,是去年手术的“后遗症”,复发转移……”我懵了,这说的是她得癌症了吗?是这个意思吗?这怎么可能?我一直觉得这东西跟大富大贵一样,离我们家很远的,怎么会?这不啻于一个晴天霹雳!

我马不停蹄地奔回家,见到了正在接受化疗的妞妞。

妞妞暂时把江西一附院的肿瘤科当了娘家。妈妈请了一个月假照顾妞妞,之后不得不匆匆赶回深圳上班(赚钱交医疗费),奶奶因为肩周炎、腰椎病犯了,我就送她回家了,不能让她老人家因为照顾妞妞,把自个儿的病又招出来了。而我,理所当然地留在医院里陪妞妞治疗。

接受化疗,要注射一种叫“表阿霉素”的药。“是药三分毒”,何况治疗癌症的药,剧毒。我料想这用的是以毒攻毒的方式吧!注射“表阿霉素”的直接后果就是头发脱落,妞妞每天都会大把大把地掉头发,稀稀疏疏的头发盖着头皮的确不好看,所以趁着自己模样还光鲜的时候,妞妞决定去剃个光头。理发店的师傅犹豫了很久才动手,妞妞使劲地闭着眼睛不敢看。没想到,剃完头,竟给她本来就秀美的眉目平添了几分帅气。出了理发店的门,妞妞干脆连准备好的帽子也不戴了。抚摸着她青色的头皮,硬硬的发茬,温温软软的,感觉挺舒服的。走在街上,回头率好高哦!妞妞的样子看起来很快活,一点都不像顽疾缠身的病人。

妞妞的主治医生是陈声波教授,我们经常调侃:“可恶那声波老妖暗下毒手,竟给我服下‘表阿霉素’,害得我头发尽脱,花容失色,何以在江湖立足!更可气每隔几小时寒毒发作,以致胸闷气短,运功时力不从心。待我修养生息,修成正果,定要讨此人个说法……”嗨,这当然得背着陈教授说。到后来,对着陈教授亲切关心的问候,细心耐心的治疗,我们为当初叫他“声波老妖”感到实在该打。记得医院有个护士叫刘丛笑,她极其温和友善地穿梭于肿瘤科里濒临死亡的病人们之间。想必她的名字是取自毛泽东的那篇“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,待到山花烂漫时,她在丛中笑。”

妞妞的癌扩散了……(待续)欲知妞妞命运如何?请继续关注《心灵的创可贴(二)》

上一篇: 燕鹏处处都有爱

下一篇: 感 谢 信